科教融合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教融合 -> 正文

【马克思主义学术名家大讲堂】第十三讲:上海师范大学何云峰教授谈新时代需要何种劳动精神

发布日期:2020-06-16  来源:   点击量:

6月12日下午,社科大马克思主义学术名家大讲堂第十三讲如期开讲。本次讲座邀请到的是上海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师范大学期刊社社长、总编,《高等学校文科学术文摘》中心主任、主编,上海师范大学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所长何云峰教授。讲座由我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王维国副教授主持,马克思主义学院本硕博师生聆听报告。

在主题为“新时代需要何种劳动精神”的讲座中,何教授先以十八大以来学界对劳动精神的关注和思考为引,分别从四个方面阐述了新时代劳动精神的内涵。

一、劳动精神:以劳动为基本原则的社会整体精神

劳动精神本质上是依据“因劳称义”原则建构的社会整体精神系统。社会主义的精神系统以“因劳称义”原则而建构,所以在实质上就是一个劳动精神系统。劳动精神在社会整体性的文化价值层面上就是指整个社会主义的“因劳称义”精神系统,是社会主义的精神支柱。“因劳称义”原则的建构和践行是社会主义对人类最大的文化价值贡献。关于社会的文化价值系统(精神系统),至少可以划分为五个层次:最外层:直接可感知的观念和行为现象层,是人们直接表现出来的观念和行为;第二层:决定人们思想和行为背后的价值观念层;第三层:支配各种具体价值观念的社会共同价值主张层;第四层:整合各种价值主张的价值原则层;第五层:是最核心的层次,为价值原则提供理性说明的终极层。社会主义在本质上是对资本主义的价值再造,是一种价值系统的超越,由资本至上转向劳动精神系统。社会主义强调要克服异化劳动,回归到劳动的本真意义,把劳动作为整个社会文化价值系统的总钥匙,重构社会的精神文化价值系统。这就是劳动精神的实质。在这个意义上,劳动精神既是社会的整体精神系统也是社会精神系统的再造和重构过程。换句话说,在社会整体精神意义上,劳动精神既是凝聚的因劳称义原则又是贯彻该原则的永恒过程。

二、劳动精神:以劳动为自我实现的个人奋斗精神

劳动精神在个体意义上主要强调的是每个个体要把“真正的人理解为人自己的劳动的结果”,把劳动作为自我实现自我完善的唯一途径。劳动精神本身直接牵涉到的是人的本质问题,劳动同人的类本质直接同一。劳动使人获得属人的属性,是人成为人的唯一方式。劳动精神标志着人把自己同动物区别开来,是真正属人的精神。人之属人的属性不是人天生就有的。人天生地是接近于一般动物的存在,劳动精神使人变成远离动物性的存在。当放弃劳动精神的时候,人就自我降格了,放弃了自我确证为人的存在的机会,从而由属人的存在变成动物性的存在或者一般的物的存在。劳动精神在个人的意义上展现为自我的各个环节:在劳动中自我设计,在劳动中自我完善,在劳动中自我实现。劳动精神展现为个人内在的特殊素养和品格:劳动态度、劳动动力、劳动创造、劳动分享、劳动尊严。

三、劳动精神:以劳动为美德追求的伦理人格精神

劳动精神在美德层面上是跟劳动的主体自觉性相关联的概念。劳动精神归根结底是广大劳动者的优良精神品格的总称 。劳动精神必须要表现为每个劳动者具有高尚的劳动美德。 “劳模精神”是以劳动模范为主体的那部分群体对劳动精神的集中展现。他们成为劳动精神的可视化群体。他们通过提高劳动的主体自觉性而把劳动美德的某个方面承载和发挥到极致。通过主体自觉性所展现的劳动美德,都是劳动精神在某一些人身上的集中体现。劳动具有积极和消极的二重性质,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正是在这种二重性的矛盾运动推动下实现的。人类通过自身的劳动创造不断消解劳动的消极性,提升社会文明包括制度文明的进步。劳动精神也表现为人通过自我创造和自我革新的方式对各种消极因素的克服和不断解构。这种创造和革新的集中表现就是提高生产力,改进生产工具,不断地实现自我劳动解放。正是在用劳动创造去放大劳动的积极性同时消解劳动的消极性的过程中,劳动精神展现出来。因此,劳动精神意味着不是逃避劳动的消极性,而是积极地用创造和创新去应对。

四、三种劳动精神的关系

作为社会整体的精神系统来说,它的主体性牵涉的必然是所有的劳动者。社会整体的精神系统只有在每个人都切实践行的时候才具有“活性”。正是广大劳动者的一致行动,才整体地激活了劳动精神。不过,劳动精神并不是所有劳动者的精神力量的简单机械相加。从主体的角度看,劳动精神在社会整体层面上不是一个机械的数字概念,既不是简单地指每个人或所有人,也不是模糊地指多数人或绝大多数人,而是要从系统的总体特征角度去理解。它更多的是一个质性概念。以劳动为基础原则的社会精神强调劳动精神的整体性和系统性,也注重劳动精神的时空张力。以劳动为自我实现的奋斗精神则强调个人对劳动精神的坚守,是更加可感知的劳动精神。劳动为美德追求的伦理精神则最为具体,最可视的劳动精神当前,我们十分强调劳动教育,则主要是为了注重美德层面的传播和弘扬劳动精神。在劳动美德的传承中,因该要关注劳动二重性的内在矛盾运动,不能从劳动歧视或劳动惩罚的角度去放大劳动的消极性。那样的劳动教育是违背劳动精神的。

何教授的分享和体会深入浅出,具有极强的逻辑性,充分展现了一位思想深遂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者对新时代劳动精神的理解和思考,令广大师生受益匪浅。本次讲座吸引了校内外大量师生的聆听,反响强烈,好评如潮。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长于大街11号    邮编:102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