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学术空间 -> 正文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研讨会顺利结束

发布日期:2019-05-16  来源:   点击量:

前言

“苏联人眼中的马克思,是主张社会主义必然胜利、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马克思。在资本主义国家学者眼中的马克思,是资产阶级战胜封建贵族的马克思。”谢老师认为,尽管我们身处社会主义国家,但仍然拥有了解那个早期“不成熟”的马克思的权利和必要。

经典:《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笔记本Ⅰ

时间:3月29日18:00-20:00

研讨人:谢菏生老师及读书会成员

谢菏生老师与同学们探讨《笔记》的重要性

研讨会初始,谢菏生老师提出,“笔记(特指《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笔记本)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不是中国学者觉得它有多重要,也不是前苏联学者觉得有多重要,最关键的是,在发达国家、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学者们在手稿中发现了另一面的马克思”“他们之前认识的‘马克思’,是搞革命的,搞工人运动的,他们在《手稿》里看到的马克思,是人道的,不仅仅是‘仅受铁面的无情的社会规律的支配’的,这符合他们的价值观”。

“苏联人眼中的马克思,是主张社会主义必然胜利、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马克思。在资本主义国家学者眼中的马克思,是资产阶级战胜封建贵族的马克思。”谢老师认为,尽管我们身处社会主义国家,但仍然拥有了解那个早期“不成熟”的马克思的权利和必要。

由手稿中这一段的讨论,大家探讨了劳动资本的关系,表达了对这一问题的深切关注。针对这一段,谢老师解释,人的相对独立,是在人从自然中分离出来时发生的。人想吃果子,未必需要严格地吃树上自然结的果子,而是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进行种植。这样,尽管土地等是自然中的一部分,但它和人的劳动进行了某种程度的结合。但是,当土地被他人夺走,土地及其它资本(马克思时代的资本概念)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独立,人的劳动和土地就分离了,人与人的关系就出现了分化。分化之后,谁的独立性更强是有决定性意义的。农民依附于土地,在现代表现为活劳动对资本的依附。独立不出来的一群人就成为了社会底层。不管如何分离,都必然造成一些人的更加贫穷,因而,资本、地租和劳动的分离对于工人来说是致命的。

无可置疑的是,在马克思那里,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的分离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确立的前提。

造成劳动对资本依附的深刻缘由正是手稿后面要不断展开和深入探讨的。

谢老师和同学们探讨国家资本主义

分析工资就是分析工人,分析地租就是分析地主。那么马克思为什么要这样进行研究?原因是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就是这样做的,而马克思深以为然。

大家还对马克思所考察的在三种社会可能状态下工人所处的状况进行了探讨。马克思认为,不论是在社会财富处于衰落状态的社会、财富正在增长的社会,还是财富已经到达它可能达到顶点的国家,工人都将贫瘠和不幸。“因此,在社会的衰落状态中,工人的贫困日益加剧;在增长的状态中,贫困具有错综复杂的形式;在达到完满的状态中,贫困持续不变”。关于“财富已经到达它可能达到顶点的国家”这个社会可能状态,是由亚当·斯密提出。针对同学对斯密如何论述“财富可能达到的顶点”所提出的问题,陈犟将回答,这是他在1760年萧条过后的经验研究。

手稿系列研读,这是第一次,尝试性地初步接触手稿。而谢老师也对学生读原著以增加知识储备表达了更多更高的期待。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长于大街11号    邮编:102488